女市长的隐私:官情①②

爱尚女人 2018-11-13 10:27:17 177

  推荐阅读:超级全能学生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天一战成婚:厉少,要抱抱总裁求抱抱校花的贴身高手总裁大人,放肆爱!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

  徐海贵见到了刀疤,想一想刀疤这次的事情啊,还是很的,要不是有人通风报信的话,刀疤现在应该已经在所的小房子里住下了,就这,刀疤还是没有来得及逃出省城,邬局长的反应太快了,几乎完全卡住了刀疤出逃的线,他也只有窝在省城的一个小区里,每天靠喝酒,打牌混时间,等着警方松弛之后在想办法混出省城。

  徐海贵也知道刀疤作为整个火灾案件的重要性,但这次他不得不冒险召集刀疤过来,徐海贵咽不下这口气,这些年还没有哪个人敢于如此的耍笑自己。

  钱送了,工程没拿到,现在对方还要,这都是什么啊,徐海贵很有一种孙权招亲,丢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

  所以他在看到刀疤的时候,就冷冷的对刀疤说:“你准备了一下,明天晚上到杨喻义养的那个婊~子那里去,给我把她弄到你们住的地方,我就要看看,杨喻义有多厉害,跟我斗?”

  刀疤就很的笑了起来,说:“大哥,我那有几个兄弟可是很健壮的,嘿嘿。”

  徐海贵冷笑一声,说:“随便你们,只要不弄死她,怎么都成,就算是给弟兄们发福利了。”

  徐海贵点点头,又想来想,说:“不过你自己的安全还是要注意啊,你可不能有个闪失。”

  “放心好了,就凭他们,拿不住小爷的,再者说了,就算是拿住了我,我也不会供出你来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这点义气我刀疤还是有的。”

  杨徐海贵笑笑,但心中很是不以为然,自己见过的人多了,有几个人能抗的住警方的,不要说你刀疤,当年进去的时候,还不是一样软的什么一样,那地方啊,是龙也要盘着,是虎也得卧着,什么人进去都成狗了。

  不过这些话徐海贵是不能对刀疤说的,他很赞赏的鼓励了几句,两人又谈了谈今后的出,这才让刀疤离开,现在徐海贵也想好了,以后自己恐怕只能在外面飘了,就是想去自首,也没机会,何况自己的手上还有几条人命。

  想一想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徐海贵也是感慨万千,唉,千不该万不该啊,不该到省城来搅这趟浑水,在韩阳市自己关系,实力雄厚,没想到一来省城,自己什么都不是了,要说钱,比自己多的人不少,要关系,自己也没什么过硬的人脉,所以啊,这不该贪的财真不能随便的去想啊。

  但就在第二天任雨泽上班之后,却接到了邬局长的一个汇报,说刚刚缉毒大队传来的消息说,缉毒大队发现徐海贵有贩毒的嫌疑,昨天晚上他们展开了行动,但徐海贵却逃脱了,缉毒大队扑了一个空。

  任雨泽一下就关注起来了,问:“徐海贵贩毒的事情过去你有没有听到汇报过。”

  邬局长忙说:“真这样啊,这还了得,我一会就到缉毒大队去把事情搞清楚,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

  任雨泽握着电话想了想,说:“不必,我们在等等,先不要打草惊蛇,让他们继续表演。”

  两人在结束了通话之后,任雨泽却总感到了有个问题不对,这事情肯定是杨喻义人干的,但问题在于,杨喻义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抓住了徐海贵他不担心吗,虽然是因为毒品问题抓了徐海贵,但只要进去了,不管是邬局长,还是自己,对付起徐海贵就更方便了,杨喻义总不会想要帮自己的忙吧?

  任雨泽就是任雨泽,没有用到三分钟,任雨泽就一下的恍然大悟了,杨喻义的用意让任雨泽大吃一惊,他有点难以置信的一坐了下来,好长时间都是一动不动的,就那样默默的看着前方。

  这杨喻义真的太,也太胆大,他竟然想铤而走险的弄掉徐海贵,这样的作为一个中人是很少见的,也是骇人闻听的,任雨泽深深的被杨喻义这个的想法震撼了。

  不过同时,任雨泽也明白了,杨喻义在徐海贵的问题上已经是陷的很深很深了,否则,杨喻义也不至于使出如此极端的手法来,还好啊,徐海贵这次没有被他弄掉,要真的弄掉了,杨喻义这一生也就结束了。

  可是现在杨喻义的日子也一定不好过了,有一个逃脱在外的天天的惦记着他,只怕啊,从此之后杨喻义会寝食不安,当然了,话又说回来了,杨喻义有了这样的一个对头,对任雨泽来说就轻松了许多,以后的杨喻义啊,每天会很低调,很谨慎的,他再也没有闲情逸致赖和自己做对了。

  不过徐海贵又是怎么得到消息逃脱了呢?这问题也让任雨泽感到担忧,北江市真的很复杂,这潭水太深了,想一想那个建设局的杨局长,他和杨喻义关系那样的铁,尽然也背后小动作不断,这人啊,人性啊,真是难以捉摸。

  任雨泽也不再去想这么多的事情了,他准备到下面峰峡,正茂两个县去看看,这也快到夏粮收购的时节了,任雨泽要到处走走,对基层一线的情况做个详细的了解。

  任雨泽告诉小刘秘书,让小刘准备一辆越野车,因为峰峡县内有好些地方况很差,任雨泽去过一两次,但对那些况还是记忆犹新的。

  而后任雨泽又给文秘书长打了个招呼,说自己下去一两天,有什么事情让他帮着顶一下,文秘书长问:“那要给下面打个招呼吧。”

  文秘书长也是了解任雨泽的性格的,他这个人啊,从来都是低调,文秘书长也就没说什么了。

  这一上任雨泽的心情到了不错,从整个北江市的局面来看,自己已经稳稳的占据了主动,至于省里的一些变化,虽然对自己不是很有利,但自己也不用过于担心什么,毕竟自己也不是过去那个新屏市的副市长了,没有相当的问题,就算苏良世想要找自己的麻烦,他也要掂量掂量。

  车一直跑着,走了一个小时的样子,前面却发生了堵车,任雨泽邹了一下眉头,却没多说什么,好一会,前面的小车队伍渐渐开始移动了,司机小周启动了小车,不远不近跟着,前面是一座桥,桥上坐着几个农民,等到前面的小车全部过去之后,任雨泽的车被挡住了。

  其中的一个农民走到了任雨泽车边,敲敲车窗,说:“过收费了,每台车20块钱。”

  任雨泽感觉到了,居然敢在主要道上收费,这里是峰峡县通往的主要交通干线,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在这样的公上收费。

  “少废话,都是这么收的,不愿意交钱,就不要从这里过去。”说话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农民,一脸蛮肉,嘴角叼着烟卷,手里还捏着一叠钞票,小周看见任雨泽色不好,立即下车了,对那人说:“只要你们有县里的文件,我们马钱,还有,你要给我们票。”

  “你这人怎么回事,不愿意交钱,一边去,我没有心思和你磨蹭,后面的车子等着过呢,快点交钱。”

  看见任雨泽的车停在中间,坐在桥上的几个农民起身走过来了,小周不动声色,等到所有人都走过来了,他才不紧不慢开口说话:“要交钱可以,说明交钱的理由,还有,给我们开票。”

  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看见众多伙伴都走过来了,也许是壮胆了,有些怒了,伸手去拉小周,想着小周,小周微微一笑,众人还没有看清楚生什么事情,络腮胡子已经倒在地上,嘴里出杀猪般的叫声。人群中间,有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农民,见多识广一些,看见眼前的局势,脸上变了颜色,他了其他准备动手的人。

  “兄弟,我们收钱,也是,我们都是附近的农民,这条公,是修高的时候,占用了我们的耕地,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县也没有补偿款,兄弟,我们没有了土地,就没有饭吃了,家里老老小小的,等着吃饭,如果款补齐了,我们也不敢在这里收费啊,我们刚刚在这里收了两天,没有收多少钱,你的车子,我们不收钱了。”

  任雨泽已经下车了,听见这个农民说的话,很是吃惊,他记得高公是好几年前修通的,记得有次自己还专门问过此事,款是中央下拨的,怎么农民没有拿到钱,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农民肯定是不知道为什么的,只能是县里的干部才可以解释的。

  “小周,我们走,你们在这里收费,肯定是不行的,弄不好要出大事,有什么要求,可以到县里去反映,不能采取在公上收钱的行为。”

  “哼,你不是县长,说话有什么用,我们不知道去找了多少年了,根本见不到县长,别说补钱了,不叫抓我们,就算不错了。”络腮胡子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开口说话了,不过,他远远避开了小周,刚才小周的动作,他是领教了的,他自认为还有几分手段,没有想到,这个司机随便一个动作,他就倒在地上了,他也知道,车子里面坐的人不简单。

  “原来是这样,这件事情,我帮着你们去问问,不过,你们不能在这里收费了,如果你们继续收费,估计的真可以来找你们了。”

  后面不少司机已经围上来,看见这个阵势,任雨泽上车了,小周也回到车子里。小车继续前进,任雨泽的眉头已经紧锁了。

  小车行驶了一会,再次停下了,前面有在招手,挡车的是一个年轻的,的身后,有一个长相漂亮的女:“师傅,麻烦带个人到县里去。”

  小周看看任雨泽,任雨泽点点头,不过,脸色愈不好看了。年轻转身和身后的女说着什么,看样子,还准备要这个女坐前面,不过,女摇摇头,直接打开了后面的车门。

  任雨泽没有开口说话,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上,除了领导的车辆不敢挡,其余车辆是不在话下的,这就是,你能够去怨谁。

  “哦,怎么,你觉得峰峡县的条件不好吗?”出于礼貌,任雨泽开口说话了,接着看了一眼后面的女,她确很漂亮,可是,却着一层忧郁的气息,说话也是软绵绵的,不像是。

  “反正峰峡县不好。”说完这句话,女忽然闭上了嘴,不再开口说话了,车里的气氛越来越压抑,好在很快进入了县城,在一个口,女下车了,甚至没有说谢谢。

  “还是到县委去看看,下面不可能了解什么情况的,再说,这一上看见的,也是足够多了。”

  小周熟练驾着车辆,朝着县委而去,这台沙漠王子,是小周最喜爱开的车了,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就喜欢开越野车,随意,舒适,适应能力强,不管是况好与不好,影响都不大,所以这次一说借车,他就把下面一个局里的这台越野车弄了过来,下面当然是不敢不借的。

  他们车就到了峰峡县委大院的门口,不过任雨泽就见门口跪着一个男人,低着头,蓬乱的头遮住了面孔,他胸前挂着一块牌子,写着好几个“冤”字,前面铺着几张写满字的白纸,过的百姓看见了,无不摇头,县委大院进进出出的干部,好像习惯了。

  任雨泽今天一已经是特别窝火了,他感觉到胸口有一股火,弄不好就要喷出来,从出到现在,没有遇见一件舒心的事情,县委大院门口跪着这样的男人,县委的领导干什么去了,局的干部干什么去了,就算人家是,可是,一个大男人,什么都不要了,跪在县委大院门口,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车子从男人身边开过去,刚刚到了大门口,一个保安从值班室出来,大声吆喝:“干什么的,这里是县委,进入大院要登记。”

  小周熄火下车登记,这些习惯,都是跟着任雨泽学习的,任雨泽不爱张扬,到了任何地方,都是按照当地的规矩办事,小周也不敢,养成了这个好习惯,好几次,坐在车上的市直单位负责人都感觉到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小周会这样谨慎。

  大概是任雨泽的气质不俗,保安没有问什么,登记之后,小车进入了县委大院。办公室就在眼前,前面有一个很大的停车场,里面停了好多的车辆,任雨泽暗暗皱眉,看见峰峡县县委大院的格局,他想起了那些豪华的宾馆饭店,这两次来,任雨泽都有这样的感觉。

  因为任雨泽今天的车是大牌号的,所以县委门卫也没当回事,任雨泽他们几人就到了县委办公室在一楼,任雨泽没有进去,站在门外,小周和小刘进去了,综合科里面坐着两个女同志,一个中年女人,一个年轻女人,两人说说笑笑,角落里的电视机开着,电视机里面咿咿呀呀的歌声飘出好远。

  看见有人走进来,年轻女人面部表情立刻变化了,刚才还是笑盈盈的,现在,立刻是一副公事公办、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了:“你们是干什么的,找谁?这里是县委办公室,你们怎么随随便便就进来了?”

  “莫不在,你是什么人,找莫干什么?”中年女人突然开口了,说话的神情很是审视,一双眼睛在小周和小刘的身上扫来扫去,仿佛眼前的两人是正在受审的。

  小刘犹豫了一下,说:“不在,那就算了,我是第一次到峰峡县来,不知道大院外面跪着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中年女人比较谨慎,小期在领导身边工作,身上不可避免有着上位者的气息,所以,中年女人用眼神了年轻女人,她隐隐觉得眼前的人不简单,不是她们能够随意呵斥的。

  “门口是一个老户,他的问题早就解决了,到市里都去很多次了,属于,领导不愿意影响县委的形象,否则,早将他关到所去了。”

  任雨泽站在外面也是听的清清楚楚的,不过他没有说话,这个中年妇女说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如今,很多的百姓,不待遇,到各级党委,寻求帮助和解决问题,但也有极少一部分,的确属于,甚至是了起码准则的要求,也敢提出来,任雨泽就遇见过。

  既然县委莫树春不再,任雨泽也就没有必要呆在这里了,眼下之计,还是找到宾馆,暂时安顿下来,吃饭以后,再来想其他办法,任雨泽就咳嗽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综合科了,这个时候,从他身边就挤进去了一对看上去神情悲戚的老俩口,他们的脸上,有着一丝的,更多的是痛苦和绝决。

  两个老人刚刚进入综合科,便直接了,跪在了比他们年纪小很多的中年女人和年轻女人的面前:老头说:“领导,我的女儿啊,请你们为我的女儿做主啊。”

  中年女人和年轻女人下面仿佛安装了弹簧,两人不约而同站起来,她们和小刘说话的时候,一直是坐着的:“出去出去,这里是上班的地方,反映问题到局去,这里是县委办公室,不要影响办公秩序。”

  两个老人不肯起来,年轻女人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话之后,很快,一个保安进入了综合科,看见任雨泽和小周,小刘在一边,保安不敢硬来,他半推半拉,带着两个老人出去了。

  任雨泽摇摇头,转身也离开了,小刘小周一看任雨泽走了,两人也就不和这两个女人多说什么,跟了出来,在任雨泽他们的前面,那两个老人还在前面慢慢走着,保安在后面虎视眈眈,老婆子用袖子擦着眼泪,老扶着老婆子,不住的摇头,两人的身体都在颤抖。

  任雨泽的耳边却响着办公室两个女人的对话:“玉姐,今天是华老板大喜的日子,等会我们可要去见识见识啊。”

  “知道了,你都说了好几遍了,华老板是有钱人,不知道婚礼有多大的排场,我听说,这是他的第三任老婆了。”

  “不要瞎说,华老板和大老板的关系好,担心隔墙有耳,你还年轻,真是吃亏了,就不划算了。”

  一边是综合科两个无所事事的干部聊天,一边是两个老人颤抖的背影,任雨泽一时间有些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问题啊,任雨泽对小刘说:“我们跟着两个老人去看看,如果没有人接待他们,我们就接待他们。”

  小刘默默点头,任雨泽说出来这样的话,已经常的情况了,小刘心里也不舒服,虽然说北江市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没有干部会这样冷血,也很少出现干部如此群众的。

  保安带着两个老人,直接走出了县委大院,上还不停和两个老人嘀咕,显然是在两个老人,不要随意到处乱跑,任雨泽上车之后,没有说话,小周显然知道任雨泽在想什么,小车慢慢跟着两个老人,离开县委大院的时候,任雨泽又扭了一下头,冷冷看了一眼还跪在大院前面的男人,他不知道,峰峡县究竟还有多少采用这样极端方式的群众。

  “小刘,那两个的老人,手头一定有材料,你找他们拿到材料,还有,县委大院门口的那个男人,你也想办法拿到材料。”

  小刘就拍了拍小周的肩膀,让他把车靠边停下,自己走了下去,任雨泽坐在车里看着,见小刘快步撵上两个老人,几分钟之后,小刘拿着几张材料纸回来了,将材料交给任雨泽之后,小刘到了县委大院门口,装作关心跪着的男人,很快也拿到了材料。

  小周驾着车,直接往宾馆而去,拐弯进入另一条道之后,任雨泽发觉眼前的小车骤然增多了,宾馆的大门口,站着很多的年青人,嘻嘻哈哈说笑。

  “小刘,你去看看,今天宾馆有什么事情。”看着小刘步行进入宾馆,任雨泽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个峰峡县,处处透露着不平凡啊。

  很快小刘返身回来说:“任,今天宾馆里面包席,据说是峰峡县里一个什么华老板在举行婚礼,车子摆满了,我看见了峰峡县的1号车和2号车,看样子,县委和县长都在吃喜酒啊。”

  任雨泽的脸色愈加的难看了:“我知道了,算了,我们找其他地方去吃饭吧,这里的情况我不熟悉,小周,看样子你挺熟悉径啊。”

  “任,我们开车的,这可是基本功啊,北江市的所有县市,径我都熟悉了。”

  小车离开宾馆,不长时间,在一家餐馆前面停下了,餐馆前面停的车不多,此刻,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进入餐馆,老板热情招呼,任雨泽就是想着吃饱饭就可以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了,任雨泽吃饭之后,就会离开峰峡县,赶往下一个目的地正茂县。

  要知道啊,想任雨泽这样的领导,下来一般也都是要听听汇报的,但县上的领导不再,留在这里的意义也就不大了。

  一坐下,就听旁边桌子上有人在说:“嘿,你们知道吗,今天华老板大婚,县里的好多当官的都去庆贺啊。”

  任雨泽他们几个都听见了这几句话,他们没有坐包间,老板也不会情愿,现在的天气不冷不热,坐在大堂里面,也是蛮舒服的。,但任雨泽就有些好奇,莫军和白刚是谁,为什么这么大的名气,难道他们可以随意女性。任雨泽感觉到后背有些发凉,这峰峡县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吃完饭,小周准备发动小车的时候,任雨泽开口说话了:“小周,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我看看材料,再决定下一步的安排。”

  有了小周的安排,任雨泽他们很快在一家旅馆住下了,这家旅馆的条件不错,不过,峰峡的消费水平,出乎任雨泽的预料,普通的标准间,住宿费用是200元,比北江市还要高,吃饭也是50元钱一个人,高于北江市的平均水平,任雨泽有些不明白,难道峰峡县的群众很有钱吗,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般来说,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当地的百姓普遍比较富裕,生活倾向于,要么是当地的物价水平有些畸形,这种畸形的形成,恰恰说明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有大问题。

  小周去给车加油,同时,找地方洗车,中午的时间,任雨泽呆在房间里面看刚才小刘要来的材料,看着看着,任雨泽坐不住了,他感觉到怒火正在冒出来,特别是两个老人的,据老人的材料反映,两个老人有一子一女,女儿长得很漂亮,长大以后,是县城里面的一枝花,不过,随着女儿的长大,麻烦也就来了,县城里面,垂涎女孩子的人不少,老俩口非常疼爱女儿,不愿意女儿受到,可是,意外还是出现了,女孩子学习成绩不好,参加工作的时候,老是找不到如意的工作,县城只有那么大,好的工作少得可怜。

  这个时候,有两个年轻男子出现了,一个叫莫军,一个叫白刚,这两个年轻人他们帮着老两口的女儿很轻易在华老板那里找到了工作,做公司办公室文秘,月收入3500元,清闲,地位高,漂亮的女孩子,总是有些心的,两个年轻男子很多时间陪着女孩子,一时间很是风光。

  很快,女孩子和其中的一个男子莫军的关系就突破了防线,那段时间,女孩子倍受爱宠,可惜,另一个叫白刚同样有这样的心思,女孩子不同意,认为自己是在和莫军谈朋友,不能和白刚。

  谁知道,一天晚上,喝醉之后,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女孩子醒来的时候,发觉了赤身**的在床上,身边睡的是白刚,女孩子拼命苦哭闹,最后,莫军出现了,轻描淡写告诉女孩子,他们不过是和女孩子玩玩,不必要当真,女孩子崩溃了,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随着莫军,白刚的离开,女孩子很快失去了工作,一切不过是一场梦。重创的女孩子,心如死灰,开始自暴自弃,混迹于县城的娱乐场所,终于有一天,被机关抓获了,的女孩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被组织罪。

  经过机关的调查,检察院起诉,法院判决女孩成立,女孩的父母想尽办法,到处打点关系,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女孩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如今正在服刑。后来有好心人提醒老俩口,之所以有这样的,一定是莫军和白刚的原因,被他们两人玩过的女孩子,哪里会有好的结果啊。

  两人去找莫军和白刚,想着帮助女儿,殊不知,莫军和白刚根本不见他们,手下的一帮人还两人,不要找麻烦。

  两老人对判决不服,开始到处,没有丝毫的效果。今天任雨泽看到的,就是老俩口到县委办公室,这样的,已经有很多次了。

  任雨泽的手在发抖,他突然想起来,今天华老板的婚宴,听吃饭时候那些人说,这莫军和白刚也来了,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如果能够见到这两个年青人,起码可以知道,老俩口材料中说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根据啊。

  不过,莫军和白刚到底在哪里,会在什么地方娱乐,任雨泽不知道,他想,这样的年青人,有着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去歌舞厅,那里面的女孩子多。

  想到了这些,任雨泽有些坐不住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定要看到莫军和白刚,现在是最好的机会,任雨泽叫来了秘书小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让他去楼下找到小周,到外面打探一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莫军和白刚。

  小刘答应之后就离开了,任雨泽接着看那个在县委门口跪着的男人的材料,看着看着,任雨泽的神色凝重起来,这个男人以前居然是国家干部,在民政局工作,他的妻子长得很漂亮,一次偶然的机会,男人发觉自己的妻子和法院的副院长通奸,男人异常,不过,从各个方面说,男人都不是副院长的对手,为了维系自身的,男人选择和妻子离婚。

  妻子不同意离婚,居然还和那位副院长保持住关系,女方的离婚要求很高,几乎要家里所有的财产,男人当然不会同意,男人是外地人,本地没有什么亲戚,结婚以后,没有小孩,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快恶化,带着绿帽子的男情,一次喝酒之后,和单位的同事去**,按着按着,和**小姐按到了一起。

  正在这时,突然出现,男人被抓住了现行,不知道为什么,县里很是重视这件事情,纪委监察局立案查处,很快做出处理决定,、,此刻,男人的妻子提出了离婚,离婚的过程中,男人本来就有,妻子因为有法院副院长的帮助,得到了几乎全部的财产。

  男人失去了工作,失去了财产,生活几乎没有了来源,男人当然不会服气这样的处理结果,于是,到县里去,的过程中,说出了妻子以前的,谁知道,这下子捅了马蜂窝,男人很快被找到问话,男人哪里能够拿得出来,法院副院长直接找到男人,说要告男人罪,令男人气的的是,副院长的旁边,站在自己的前妻。

  男人到了这个份上,完全了,准备在县里找些事情做,总是要吃饭的,谁知道,男人根本无法找到事情做,谁都不要,包括那些小的餐馆,很快,男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到了吃了上顿无下顿的境地,他索性横下,直接去找县委莫记的办公室,因为情绪激动,发生了争吵,机关很快来人,将男人了,15天之后,男人完全变了,对一切都充满了,他写了材料,开始到县委去,局不接待他,于是,他就开始在县委大院前面跪着,天天如此。

  有一些百姓和干部知道这件事情的蹊跷,暗地里给这个男人一些钱买吃的,不知道为什么,男人开始在县委大院前面的时候,县委大院里的干部不报警了,也不理睬了,于是,县委大院前面,就有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任雨泽有些气苦,如果说这两封材料的事情都是真实的,那么,峰峡县的综合治理工作就是一塌糊涂,如果说是个别的以权谋私,情况还好一些,如果是峰峡县的整个官僚机构都出现了问题,那么,就是烦了,好比说流水受到污染,放过那一段流水就可以了,如果是水源受到了污染,吃亏的是所有人。

  作者题外线”的爱情,“1314”的友情,“1314”的亲情!从此健康“1314”,快乐“1314”,好运“1314”,幸福“1314”!祝您元旦快乐!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绝品凰后:皇上只宠我男神计划军长娇妻有空间亿万小妻:高冷爹地萌宠宝妈咪很皮:帅宝助攻萌妻至上:神秘老公强势撩快穿反派:黑化男神,强势宠新妻上线:莫少掠妻很强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