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我” 向闺蜜呼救几分钟后女子坠楼身亡

闺蜜 2018-11-13 18:41:48 144

  “按理说找到工作,身边又有男朋友陪伴,廖背书应该开心才对。”发小王美莉(化名)说,廖平时很爱美,每次出门都要化妆,但这次来广东河源以后,她突然就变了。对于廖背书此前与李某丰的争吵,朋友们曾劝她说,如果实在处不下去就分吧。廖背书也曾经在别的地方找好了房子,但她终究并没有搬家,直到悲剧发生。河源市源城10月29日发布警情通报称,经机关调查,这起坠楼事件初步排除他杀。该局负责人在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警情通报只是说初步排除他杀,不是说已经结束了,相关调查工作还在继续。廖背书家住广东省河源市和平县林寨镇石江村,在家排行老三,有两个哥哥。在家人眼里,廖背书从小乖巧。2012年初中毕业后,她到了河源市当地一所中职学校读幼师专业。据闺蜜吴澄澄(化名)回忆,在校时,爱打扮的廖背书有不少男同学追求,但都被以学业为主的她了。2014年实习结束后,廖背书到深圳一家幼儿园当了一年多的幼师,月工资3000元左右。据廖背书的大哥廖延仲介绍,从小到大,父母对他们三兄妹都比较,工作后,廖家父母要求三兄妹每个月1000元。2016年,父母打算买房,廖背书放弃在幼儿园的工作,去了东莞一家洗脚店打工,工资是幼师的四五倍。2017年,廖背书的父母在河源市和平县城购置了一套120平米的房子。也就是这一年,廖背书在河源某驾校学习,准备报考驾照。在驾校,她认识了李某丰,两人其后确立了恋人关系。据吴澄澄回忆,廖是在2017年底考科目三时认识了监考员李某丰。但廖家并不知道女儿交男朋友的事。今年4月初,大哥廖延仲因报考驾照,经过妹妹介绍,与李某丰曾有一面之缘。经廖延仲询问,廖背书承认李某丰是其男朋友。但直到坠楼,廖背书都没有把李某丰介绍给家人,平时朋友也没有带上李某丰。廖背书偶尔会和吴澄澄去后者男朋友开的店里玩,店里的男孩子争着跟廖背书套近乎,但廖背书每次都会笑着说“我有男朋友了”。今年5月,廖背书想回河源上班,发小王美莉(化名)帮忙介绍她到自己工作的幼儿园。6月,廖背书辞掉东莞的工作来到河源。幼儿园原本提供住宿,但廖背书住进男友李某丰的家。李某丰的家,位于河源市源城区旺源,距廖背书的新单位只有10分钟程,是一栋6层高的自建房,廖背书和李某丰住6楼。廖背书在幼儿园负责小班,上午7点40分到园,中午12点30分吃午饭,然后休息到下午2点半,5点30下班。幼儿园朱园长说,每天上班,廖背书都是一张笑脸,同事和孩子们都喜欢她。一次,廖背书跟吴澄澄吃饭,吴澄澄无意间发现廖脱掉外衣后手臂上有一处矿泉水瓶口大小的淤青和牙印,脚上还有碗口粗的伤疤。对吴澄澄的询问,廖背书一开始支支吾吾,最后才说是李某丰咬的。坠楼前一个月,廖背书的朋友经常听她说又跟男朋友吵架。据吴澄澄称,李某丰疑心重,认为廖背书不干净,在外面有男人,经常大晚上翻看廖背书的手机。但廖背书并没有搬家,她还是住在李某丰的家里。事后,廖背书告诉吴澄澄,每次跟李某丰分手,都会遭到他的。据朱园长说,李某丰还曾到廖背书所在的幼儿园,要求她辞职。为此,廖还特意找园长解释,说自己在这里上班很开心,不想换工作。10月25日,星期四,天气闷热。头天晚上,廖背书的心情似乎并不好,接近凌晨时,发了一条“大怒时睡觉,晚安”的朋友圈后,才睡觉。半个小时后,吴澄澄和廖背书的家人先后赶到事发现场,发现廖背书躺在地上,抢救医生说她已无气息。10月31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来到廖背书坠楼的地方,发现该处地面是五六个画了线的停车位。李某丰家的一楼大门紧闭,按照门口的房屋出租广告的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人得知记者身份后说,他们正在,没时间接受采访。记者多次拨打李某丰的手机,均处于关机状态。住附近的徐先生说,廖背书坠落时,正好在停车位上,仰着躺在地上,头朝墙,“挺年轻的一个女孩,可惜了。”当晚,李某丰被当地警方传唤。10月29日,河源市源城通报了这一起坠楼事件。经机关调查,初步排除他杀。廖背书的家属、朋友,都不相信她会选择。大哥廖延仲说,如果妹妹要,不可能给闺蜜发求救信。回家后,李某丰在5楼做卫生,做完后去6楼时没有看到廖背书,就去楼顶(以前吵架廖背书也会去楼顶)找。两人在楼顶谈了一段时间,李某丰让廖背书下来,廖则让李把她的手机拿下去,李某丰说你把密码给我就拿,被后,李某丰下楼继续做卫生。过一段时间,李某丰准备上楼顶,还没上去,就看到廖背书跳下去了。河源市源城负责宣传的林主任,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警方发布的警情通报,只是说初步排除他杀,不是说已经结束了,相关调查工作还在继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上一篇:置家网 下一篇:男闺蜜准则